未映先熱的《我不是藥神》,一時成為中國影視娛樂界的“奇跡”,上映數天,創造新的票房奇跡,預計達40億,叫好又叫座,豆瓣評分9.0。沒有巨星出場,沒有華麗的場面,沒有精彩的打斗……,卻創生不少奇跡,被譽為華語片之光!這并非偶然,它有著自身的魅力,影片以藝術彰顯社會正義,牽連著國家及其人民的命運,嘗試著尋找一條合情合理合法的出路,給人們以希望。

  與多數華語片不同,在題材選取上,“藥神”沒有宏大的敘事,不以浪漫的英雄主義激發人們的理想,而是走向現實主義,將鏡頭轉向當下中國的底層,那些身處絕境,因病致貧的癌癥患者群體。這是一個不可回避,卻又被忽視的現實問題。2016年國家衛計委披露,因病致貧是我國貧困的最大因素,占42%,要是加上意外傷害和殘疾的話,這個比重就達到60%。癌癥已經成為我國的第一大殺手,2017年的《中國癌癥報告》顯示:每天約1萬人確診癌癥,平均每分鐘就有7人確診。

  更殘酷的是抗癌藥物非常昂貴,實非一般家庭所能承受,因此對于廣大的癌癥患者來說,治不治癌癥是一個難以抉擇的問題?治,則窮,不治,則死。于是,錢就是命,命就是錢。一個殘酷的社會問題拋出來:你的命值多少錢?有錢能延壽,無錢便等死。無數個家庭因癌致貧,一人患癌,一家跌入深淵。如此殘酷的問題,正是當下世人無法回避的問題,不僅已有數百萬家庭深受其害,且無人知道自己是否能夠幸免?故而,此片一出,猶如患者的代言人,一吐心中的塊壘。

  在這樣一個時代疾病的重壓之下,生命脆弱不堪,然而國家醫療體制正處改革期,許多問題未能及時有效應對,社會問題隨之而生。這是影片的切入點,天價抗癌藥“格列寧”未納入醫保,百姓只能自費購買,其中的暴利,不僅吸引藥商投入巨資,官商勾結壟斷市場,還吸引藥販子以假冒偽劣產品混入市場,謀取利益。而影片的主角程勇伺機而動,為了利益而冒險販賣仿制藥,形成核心,組建團隊,迅速暴富。故事便是如此開啟。

  這位困頓的中年男性保健品商販程勇,經營慘淡,婚姻破碎,無力撫養兒子,在白血病患者呂受益的慫恿下,鋌而走險,成為印度仿制藥“格列寧”的獨家代理商,經病友群群主劉思慧的策劃,打開市場,藥效不錯,價格便宜,很快就被病友冠以“藥神”的稱號。而他的初衷不過是利益,并未觸及靈魂。

  當他深入白血病群體后,窺視到生命的脆弱,感受到珍貴的情誼,體會病友們對生命的渴望時,他的“三觀”動搖了。患者呂受益為了看到兒子出生,而堅強地活著,身受極大的痛苦。舞臺上火辣的鋼管舞女郎劉思慧,為女兒治病不惜委身風塵,卻是一位剛強的單親媽媽。來自貧困的寧村少年彭浩,離家出走到城市流浪打工,就是為了不屈地活下來。還有劉牧師,心懷善意,救死扶難。這些人組成了“治愈小隊”的核心成員,無不令人感佩。

  可是好景不長,他們遭到張長林藥販商的打擊與報復,以致于被迫與其合作。當程勇說出這樣的想法時,沒想到竟無一人同意,大家憤然離席,不歡而散。這是第一次大轉折,是情義對金錢的抗議。促使主角反思自己的行為,心靈的拷問開啟。而張長林則不遵守契約,提高藥價獲取暴利,病友們又陷入吃不起天價藥的境地。因此,好友呂受益無法忍受疾病之苦,自殺身亡。

  無疑,電影至此,再一次轉折,深深地觸動了程勇的靈魂,使他徹底明白人間還有比利益更高的價值,那就是生命權與情義。為了讓更多的病友能夠吃得起格列寧,他重建“治療小隊”,重返印度,通過各種途徑獲取藥物,并且只以500元/瓶的價格售給病友。頓時猶如“藥神”再次降臨,病友們看到了希望之光。之后,又遭遇各種阻礙與困難,但他們的信仰愈來愈堅定,寧可虧本,也不漲價。不過也因此,遭受舉報和打擊,成為警方的“獵物”。

  然而,在擺脫警方的追捕過程之中,瘦弱的彭浩竟然以自己為餌,引開警察,以求保全程勇和藥物。他成功地逃脫警方的追捕,卻意外地慘死于車禍。這又是一次轉折,猶如地震一樣,震撼了程勇的靈魂,于是他決定不惜一切代價向全國病友販藥,幫助更多人的減緩疾病之痛。

  歷經友人之亡,程勇真正地成長起來,具有勇敢的心,為了治療患者,無懼一切,也不惜代價——道義已經在他心中扎根,發芽,長成參天大樹。故而,警察抓他,無懼無憂,法官宣判,亦無怨無悔,從容赴獄。好在國家法治化的進程迅速推進,程勇提前出獄,醫療體制不斷改革,抗癌藥物納入醫保,病友吃不起藥的問題得到緩解,因病致貧現象大有好轉。

  影片的故事情節并無復雜之處,觀眾無需像看《盜夢空間》或《無間道》那樣費神,一看便知該片去向。不過在這極為簡單的情節之中,卻展現了人性重重困境與沖突,患者活還是不活,留錢還是留命?醫藥公司要錢還是要社會責任?藥販子要錢還是要德?警察是按法律還是按情理辦案?被警察拘留的病友們,無人愿意供出藥販,一大媽懇請警察不要追查藥神,“我生病吃藥這些年,房子被吃沒了,家人被吃垮了。警察領導,誰家沒個病人,你能保證一輩子不生病嗎?”這番話,剎那點燃警察、病友和觀眾的良知。到底什么是對錯?到底何為犯法?那么究竟什么是真理呢?無從回答。

  困惑,猶如剝洋蔥,始終沒有盡頭,也沒有滿意的答案。影片到此,已經到達很高的境地,幾乎達到了華語片的極限,挑戰各種底線,以藝術承載著社會良知,令人稱絕。然而,導演峰回路轉,給出已經設定的答案。并且繪出對印度帶有偏見的畫面,社會臟亂差,政府腐敗,與中國醫療公司勾結,查處仿制藥加工廠。這是其不可忽視的瑕疵,不過就目前中國影視界整體情況而論,能夠以中國問題為題材,深入社會,貼近生活,挖出根源,用細膩的筆調刻畫出現實的諸面相,伸張正義的力量,可謂瑕不掩瑜!期待更多類似的影片誕生,期待藝術能夠伸張正義,成為有良知的藝術,推動社會進步,真正給人以希望!

  (作者系云南省社會科學院哲學研究所副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