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7日上午,哲學所原所長、資深研究員苗啟明先生攜其最新出版的四部著作:《馬克思開創的新哲學——人類學哲學及其當代意義》《馬克思關于人和人類世界的哲學構建》《<巴黎手稿>開創的人類學哲學及其后續發展》以及《馬克思生態哲學思想與社會主義生態文明建設》,在哲學所會議室舉行了題為“人類學哲學作為馬克思主義哲學第四個理論形態何以可能”的學術研討會。


苗啟明先生最新出版的四部著作

  苗啟明先生1938年生于河南濟源,1964年畢業于云南大學中文系,大學畢業后擔任中學教師近二十年,1984年調入云南省社會科學院哲學研究所,從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工作,1996年獲國務院專家特殊津貼,工作期間長期擔任哲學所所長職務。苗啟明先生主要從事馬克思經典文本研究和馬克思主義哲學基礎理論研究,先后主持國家社科基金3項,發表論文180余篇,出版專著15部。2003年以來,苗啟明先生在國內學界率先提出了“馬克思人類學哲學”理論構想,并在此主題下精耕細作,形成了一整套獨具特色的馬克思經典文本詮釋話語體系,開一時風氣之先。

  當天的研討會上,苗啟明先生就“馬克思人類學哲學”構想以及自己的四部新作講了四個問題:

  其一,怎樣理解人?怎樣理解人類世界?這一思考屬于人類學范疇,他必須從人類學高度來回答這些問題。馬克思對于費爾巴哈、對于施蒂納、對于“神圣家族”的哲學批判,都是關于怎樣理解人、怎樣理解人類世界的批判。比如批判費爾巴哈的自然人和自然人本論,樹立他的社會人和社會人本論思想,批判施蒂納的孤立個體人本論,樹立個體與類相統一的科學人本論思想等。這些批判都是從人類作為人類的人類學特性這種人類學高度來看待的,是基于人的人類學特性的哲學思想,因而,我們概括為人類學哲學思想。

  其二,怎樣成就人的人類學價值和偉大品行?這同樣屬于人類學問題,同樣要從人類學高度來回答。因為這個問題是啟蒙運動以來的基本問題,費爾巴哈的回答是弘揚人的類本性,施蒂納的回答是弘揚人的個體唯一性。馬克思的回答是人的社會性,人的本質是社會關系的總和。并且提出了一系列的人類學價值原則,如人是人的最高本質,人的根本就是實際存在的人本身,要在保障社會自由的前提下創造人類存在的一切條件,等等。這就指出了一系列的人類學價值原則。人類學價值原則的提出,為人類學哲學奠定了價值理論基礎,從而使它能作為人類的價值追求哲學走上哲學舞臺。

  其三怎樣實現人類的自由解放?由于人類解放問題是自法國政治革命、政治解放之后就提出來的世界歷史問題,而歷史一直沒有正確的回答,所以,這就成了馬克思思考的一個中心問題。而人類解放既是一個人類學問題,也是一個經濟學問題,這就需要從人類學和經濟學兩大范疇來回答。

  其四,怎樣理解和把握人類世界的問題?這同樣是從人類學高度提出來的問題。但是,馬克思的深入研究,一是發現了現實世界的迫切問題,這就是勞動與資本的對立而出現的無產階級的生存解放問題,這個問題不解決,人類解放就無從解決。于是,馬克思以全副精力解決這一問題。二是這一解決是通過深入經濟學和政治學這種具體科學來完成的,這就形成了他的政治經濟學批判和科學社會主義理論,加上哲學和思想方法,就形成了馬克思的三大理論,即我們通常所理解的經典馬克思主義。

  苗啟明先生發言結束后,邵然博士作了評議。他指出:《資本論》所揭示的人類解放之路,事實上正好與苗啟明先生提出的馬克思人類學哲學構想完全契合。由于《資本論》所揭示的人類解放的現實道路是多層次和多角度的,必須“圍繞一個基本觀點,強調兩種理論視角,揭示三個必然環節和回答四個主要問題”。所謂“圍繞一個基本觀點”,就是圍繞“《資本論》集中地體現了人類解放的現實道路”這一普遍共識,通過對《資本論》的深入探索,用具體的、必然的論證合理地支持那個結論。 所謂“兩種理論視角”,是指在馬克思思想當中所固有的“理解性視角”和“超越性視角”,或“事后視角”和“事前視角”。所謂《資本論》關于人類解放的現實道路的“三個必然環節”,分別是現實道路的“出發點”、“主線”和“歸宿”。邵然認為,最重要的是不能把共產主義僅僅解讀為一種靜止的、完滿的存在狀態,而要將其理解為“一個否定性的過程”。用馬克思的原話,就是把共產主義把握為“消滅現存狀況的現實的運動”。這一現實的共產主義運動,在理論意義上,是人向人的本質的復歸;而在實踐的意義上,則是揚棄私有財產從而消除資本邏輯的無產階級的革命運動。這就是邵然對共產主義的本質性的把握。因此,上述歷史與邏輯的統一過程,既是人類解放的現實路徑,同時更是馬克思在《資本論》中對于人和人類社會歷史的完整詮釋,完全可以納入到“馬克思人類學哲學”的理論構想中來,這也證明了苗啟明先生“馬克思人類學哲學”理論的邏輯必然性和時代生命力。

  張兆民副研究員就“馬克思人類學哲學”構想談了自己的體會。他認為應當把苗啟明先生“馬克思人類學”構想與“新時代馬克思主義”以及“新時代人類命運共同體”結合起來,這樣一方面可以理清馬克思經典理論和經典文本的內在邏輯向度,另一方面則可以回應時代關切,展現馬克思主義哲學的時代生命力。馬超副研究員認為,苗啟明先生“馬克思人類學哲學”構想的提出正當其時,它可以為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創新發展提供不竭動力,值得學界高度關注、深入研究。會議在熱烈的討論氛圍中圓滿結束。